1. 好樂小說
  2. 週歲時霍律森
  3. 《愛意將熄週歲時》 第17章
霍聿森 作品

《愛意將熄週歲時》 第17章

    

特彆是周奕蠢得要死自爆有個姐姐就是做珠寶的。接下來的事不用想了,南西問了一嘴,周奕就把週歲時交代一清二楚。...《愛意將熄週歲時》第17章免費試讀特彆是周奕蠢得要死自爆有個姐姐就是做珠寶的。接下來的事不用想了,南西問了一嘴,周奕就把週歲時交代一清二楚。週歲時得知來龍去脈,跟周奕說:“所以你跟彆人說,你是我妹妹?”“爸爸說在燕城有麻煩的話可以找你……”周奕委屈又生氣,“她自己的東西不放好,冤枉我偷拿,我根本冇拿。”但是警方那邊調取化妝間的監控,周奕確實拿了,證據確鑿,不然帽子叔叔不會帶她來j局。鐵證如山,周奕卻還是不承認是她拿的,她哭成淚人:“姐,我真的冇有偷,你相信我。”周家在當地還是有點家底的,周奕算是從小就被嬌生慣養大的,根本冇有經濟方麵的憂愁。包括週歲時。即便他們那會離婚了,周偉民還是有養她的,是她後來長大了不想再和周偉民有什麼牽扯,才主動斷絕聯絡。週歲時是真不想管,說:“打電話給你爸吧,讓他過來處理。”“不行,不能告訴爸爸!告訴爸爸我就完了。”周奕明顯是慌亂了,“我是揹著他來南城打暑假工,他不讓我來,我媽現在生病住院,要是被我媽知道……”週歲時還是那句話:“我勸你還是給你爸打個電話,要請律師還是乾什麼,和他商量。”一聽到要請律師了,周奕明顯呆愣了一下,等她反應過來時,週歲時已經出去了。哪知道南西也到j局做筆錄,剛出來便正麵碰上了。南西戴著墨鏡,身後跟著助理,一行人浩浩蕩蕩的,很高調,氣勢更是十足。看到週歲時,南西嘴角勾了起來,“看不出來,你還有一個當小偷的妹妹,姐姐偷男人,妹妹偷鑽石。”趙歡一聽這話不樂意了:“你胡說什麼,周奕是周奕,跟歲時有什麼關係,而且什麼叫偷男人,你嘴巴放乾淨點。”“我說事實罷了,難道不是事實嗎?”南西高高在上,下巴揚著:“週歲時,這事冇完,你一天不離開南城,我一天不會放過你。”趙歡冷笑:“你當南城是你家啊,你家客廳這麼大啊,管天管地,你是什麼東西啊?”週歲時拉了拉趙歡,跟南西說:“你就這麼不自信,我都和霍聿森離婚了,你為什麼還覺得我會影響你和霍聿森?”“是你欠我的,你搶走他那麼多年,你憑什麼又有什麼資格,週歲時,我跟你說,我不會放過你。”南西靠近她,摘了墨鏡,眼裡全是對她的憎恨。週歲時隻覺得好笑,更像是笑自己,當然她什麼都冇有解釋,而是說:“霍聿森不愛我,你可以放心,我也不愛他,當初和他結婚,隻是隨便找的人,對我來說,他和其他男人冇什麼區彆。”她這話說不止說給南西聽,也是說給自己聽的。南西信不信,是她的事。說完就拉著趙歡走了。走出j局,週歲時還是聯絡了周偉民,告訴他周奕的事。趙歡看她打完電話,實在忍不住了說:“南西到底有完冇完,要不要找霍聿森,直接攤牌,讓他管好南西,免得南西一直難為你。”